方浪书院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本章含血压片段,但衔接前后重要剧情,可简单浏览,本行提示不占收费字数)

什么?

周栖彤顿时倍感惊喜。

没想到“秦绝的家”关闭了注册渠道之后,还能有这样的路子!

她自然知道对方之所以来找自己,是因为自己不论在罗凌粉圈还是在秦凌cp粉圈里都是颇为有名的富婆亲妈粉,但这不是正好吗?她很早就在遗憾粉上秦绝后不能在家里上户口以证粉籍,这回可算找到了机会。

饭圈里好多古早和限量周边都是需要蹲等其他粉丝出二手的,周栖彤入坑罗凌时也经常从同担手里高价收购,所以并不在意“血统是否纯正”。在她看来,能有“秦绝的家”帐号就行,就算这个帐号不是她的实名认证也无所谓,她买下了就是她的了。

是以,周栖彤看完这几条消息之后想都没想,立刻复制群号到飞讯搜索页面,点击申请加群。

正在集资?

不就是钱吗?她有!

联系周栖彤的那位粉丝显然还在线,申请没过两秒就被通过,接着便是一排的群成员复读“欢迎妈咪!”。

周栖彤也不是傻的,短暂寒暄后率先发问:

“要怎么保证我买的账号安全稳定?”

她前不久隐约在秦凌cp群里听到过群友卿卿的抱怨,貌似是“秦绝的家”这两天查得严,但凡换了Ip地址就要重新进行人脸识别认证,对不上的会被封号,搞得她们好不容易淘来的号都没了几个,损失惨重。

群主亲自出面回答:

“妈咪您说的没错,最近确实有点麻烦,所以我们换了新的买号方法,具体是这样:

“您先给出常居住地,然后号商在要卖的号子里找一个跟您同城的,这样就不会有更换Ip后重刷人脸识别的问题了。

“您还可以找其他同城的卿卿一起拼这个号,拼成功之后你们可以拉个小群商量着把上号时间和用号设备错开,省得大家同时登录把对方挤掉线。”

周栖彤点点头,又追问道:“那我要是出去旅游或者逢年过节回家呢?”

“嗯嗯您放心,有考虑到这种情况的。”群主回道,“要是您的Ip地址改变,可以在这个群里说一声,看看有没有地址合适的卿卿可以跟您换号用。”

“如果实在找不到就艾特管理员,然后我们去联系号商,到时候号商会回收您的账号租用给其他买主,同时再给您换一个新的同城号。”

又补充道:“严格来说我们买账号就是共享租用制,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在拼团集资。”

说着报上价格,有二十人共用的,十人共用的,以及五人和三人共用的。

共用的人数越少,价格越贵,但对周栖彤来说最贵的一档她也完全能负担得起。

周栖彤略微想了想:“还有别的买号方式吗?不能直接买断给我一个人用?”

她喜欢一劳永逸,跟其他人共号还要相互协商时间,好麻烦,一个账号买回来用习惯了,再换新的还得重新设置偏好,更麻烦。

“嗷,我去问问。”群主隔了几分钟才接着道,“号商说可以,您彻底买断的话他那边会给您出号人的联系方式,以后要是遇到需要刷人脸的情况您就自行跟出号的卿卿沟通,让对方打个视频电话,隔着屏幕刷一下脸。”

“号商还说您要是不差钱,也可以直接给出号卿卿买张机票,让她到您更改后的所在地登录账号刷脸。家里科技力一直很高,远程人脸识别不一定有用,但绕开技术采用物理手段来认证是百分百没问题的。”

周栖彤懂了,这不就是相当于她从租了个号变成包了个人吗。

“行,你直接把号商的联系方式私敲给我吧,谢谢啦。”

周栖彤说完随手在群里发了个大红包,表示赞助给大家集资租号用。

包人就包人,她确实不差这点钱,以前给罗凌做数据的时候她为了鼓励同担妹妹也经常在V博转发抽奖周边、红包、香水或者干脆请人旅游什么的,群主转达的买断制购号她完全能接受。

有钱开路,群主马上出现在了仅她们二人在的私聊窗口,周栖彤也很快联络上了号商。

虽说买断的价格比拼团翻了好几倍,但周栖彤光速下单收号,亲眼看着“秦绝的家”在转了几个圈圈后加载出所有版块,这种“终于被家里认可了”的舒爽感还是盖过了剁手的痛。

“对了,拿到号子后的两周内不建议更改头像和用户名,以免被误封。”号商颇为贴心地提醒道。

周栖彤“嗯嗯”应了一声,一点儿不浪费时间,十分激动地冲进二创衍生区吃秦凌粮食去了。

……

次日,《心影链接》剧组。

罗凌保持着乖巧的笑容,歪歪脑袋和李静鱼一前一后连拍了几张自拍合照。

“好啦。”李静鱼笑盈盈地放下手机。

罗凌主动道:“鱼鱼姐想喝奶茶还是果茶?我请你。”

“奶茶不行,热量太高了。”李静鱼没拒绝,自然地凑到罗凌身边,和他一起看屏幕上的外卖页面。

“嗯嗯,那这个怎么样?……”

两个脑袋凑在一块的甜蜜养眼画面被不远处李静鱼的助理和罗凌的助理陈亮举着手机拍摄下来,不用想就知道没过多久V博等地又将有cp粉高呼嗑到。

“决定了吗?我下单啦。”罗凌脸笑得有点僵。

“嗯,下回我请你呀。”李静鱼脸上一点儿都看不出来生气的样子,仿佛她真的跟罗凌关系十分亲近,在拍戏空隙也要过来贴贴。

“好哦,说定了。”罗凌乖顺地应着,还伸出手跟李静鱼拉了拉钩。

卖得很敬业,很努力。

他毫不意外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谢贞买的那件同款浅棕色冲锋衣直接引发秦凌cp粉狂欢,不论V博广场还是明星社区都舞得遍天飞,高调得几乎让路人以为《心影链接》这部剧里“惊宸”x廖京臣才是官配,如此一来李静鱼和吃凌鱼cp的粉丝自然震怒:前有秦绝罗凌后有罗凌廖恩泽,我们鱼鱼简直快要查无此人,堂堂女主演凭什么受这样的委屈?

平心而论,罗凌同样觉得做得太过了。

他自从被“千色”夏淞当面讽过就再没敢去秦绝身旁晃悠,把炒cp的重心放回了李静鱼这边,如果一定要同性营业也会主动找廖恩泽,尽最大努力降低秦凌的存在感。

可谢贞并不知道也不在乎罗凌内心的煎熬与愧疚,在她看来,这会儿正是最后卖一波大的然后切割提纯的时候,过往的大量经验已然证明了越是痛不欲生的粉丝,越是会在重大变故后被拴得死紧,从此死心塌地地当韭菜任由公司宰割,所以无论如何,这顿“断头饭”都得给秦凌cp粉喂得饱饱的。

至于“鲤鱼”和凌鱼cp粉的不满,无所谓,粉丝之间吵得越凶,越是给《心影链接》这部剧增加热度,冷眼旁观还能多省一笔宣传费用,何乐而不为?

这番操作下来,今天罗凌刚一看见李静鱼远远向自己这边走来,心里就已经对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有了心理预期。

李静鱼当然不会朝罗凌甩脸色,尽管她面对谢贞时皮笑肉不笑的,但在罗凌这,她仍然会表现出友好亲昵的模样,用行为来暗示不悦和诉求——咱俩也该卖卖了,你·觉·得·呢?

罗凌能从李静鱼笑呵呵的表情里读出咬牙切齿的意味。

在娱乐圈里,他们这些靠流量过活的明星少卖一点就损失一点热度,少一点热度就多一分被别人挤下去的可能,更何况秦一科技前不久发布的重磅消息还明晃晃地表达了要复兴老戏骨的意图,这段时间所有吃流量的艺人都焦虑得快要爆炸,罗凌完全可以理解李静鱼的心情。

客观上他理亏,主观上他心虚,于是他一如既往地露出笑容演好“罗凌”,配合李静鱼大卖特卖。

“对了,下午好像秦绝杀青诶。”临走前,李静鱼“漫不经心”地“随口一提”。

“哦,是吗。”罗凌下意识接了一句,马上笑眯眯地继续说,“可惜那时候我们应该还忙着拍对手戏呢,只能送束花过去了。”

言下之意是:“你放心,我和他的cp营业到期了,以后主要跟你卖”。

李静鱼得到保证,满意地点点头,走了。

罗凌说到做到,一直到秦绝那边短暂的杀青庆祝仪式结束、秦绝上车走人,他都没有过去网游part的摄影棚看一眼。

“希望这样的表态可以让鱼鱼姐和她的团队舒服点儿。”傍晚,罗凌下了戏,在保姆车里轻声嘀咕道。

谢贞也在车里,闻言笑道:“哎呦,属你最乖,总想着照顾别人的心情。”

要安抚李静鱼很容易,反正秦绝和唐糯都杀青了,后面《心影链接》还有四集,那不是想怎么营销就怎么营销,只要让利让得足够多,轻轻松松就能让李静鱼她们自以为“找回主场”,让cp粉觉得“这天下终归还是凌鱼的”。

不过,罗凌摆出这番姿态给李静鱼提供一点情绪价值也挺好,这种东西就像热度,不管正向反馈是多还是少,有总比没有强。

被调笑着夸奖了的罗凌扯出一点笑容,余光瞥见谢贞手机上登录着他的V博账号,心下立时一紧:

“姐,是要回复那条杀青的V博吗?”

“嗯。”谢贞看向他,“你来?”

“……我来吧。”罗凌接过谢贞递上的手机。

他埋头打字,用非常明显的客套语气写了一句极为公式化的祝贺内容,乍看上去仿佛是团队文案代写代发的,跟“罗凌”本人毫无关系。

指尖在屏幕上微微停留两秒,罗凌心一横,直接按了发送。

往常哪怕是罗凌亲自写的东西,也要给助理或谢贞看过、审核过后才能正式发出,但这次他实在不想一个不留神就被谢贞在外引导操纵舆论风向,遂咬咬牙做出了一点反抗。

冲锋衣的事未免太过火,明摆着就是针对秦绝撇清关系的回应来的,尽管罗凌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做出评判,但他仍然觉得谢贞这副要把秦绝吮干净的做派让他有些反胃。

明明,这整件事已经可以收尾了,结束了。

“嗯?”从罗凌手上拿回手机的谢贞微一挑眉。

她没对罗凌擅自点发送的小事说什么,只是暗暗记在心里,嘴上道:“怎么说得这么生疏。”

“也快解绑了嘛。”罗凌乖觉地解释。

其实何来绑定一说,都是自己这边厚脸皮地贴上去,硬是把秦绝绑上了这架流量战车。

写评论的时候罗凌多看了两眼,这条由《心影链接》剧方官V发的#秦绝惊宸杀青#V博底下已经被控评话术淹没,有些是秦绝的唯粉,有些从Id即能看出是他们两人的cp粉,两种立场的粉丝都在争着抢着做数据,场面瞧上去竟和他这样的流量艺人的评论区无甚分别。

违和感太重了。

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罗凌一面害怕一面内疚,还要保持着妥帖的笑容面对谢贞。

眼前这位始作俑者之一却笑道:“不用担心,提纯这方面哪用得着我们来做。”

罗凌头脑聪明,一瞬品出这话的潜台词,心脏赫然一沉。

真应了谢贞这句话,秦绝杀青的第二天,被秦凌cp粉骑脸骑到暴怒的卿卿们在撕逼未果后同样冲到家里询问“那两件直播穿过的冲锋衣究竟给谁了”,随后秦绝回复:

【一件给的助理,另一件给的执行经纪。】

卿卿们继续追问:“到底哪件给的哪个人?话说为什么没给嫂子?”

秦绝莫名其妙地答:

【浅棕那件分给了明子,这小子自己说的助理穿太亮不合适,还挺讲究,他挑完我执行经纪就拿了剩下那件桔红色的。我妹妹跟你们嫂子穿我这个尺码都不合身,要是想穿就再买呗,又不差这两件,多大点事。】

接着貌似误解了众人坚持的重点,补充道:

【好了,别纠结了,我给大家抽十件冲锋衣吧,是纯抽奖还是再办个小活动,你们觉得呢?】

得到回答的唯粉、官配cp粉以及隔壁过来搅浑水的李静鱼粉丝、凌鱼cp粉等人压根没管最后那句,看到前面两段正主盖章便立即支棱起来,捧着秦绝的“圣旨”冲回V博贴出证据,表示:

“看到没?q0解别整天嗑你那假糖了!一天到晚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去医院治治你那臆想症吧!”

可正值上头的秦凌cp粉怎么会承认她们扒到的糖点和衍生出的口嗨小作文都是错的,于是更多煞有介事的分析涌现出来,主打一个“哈哈哈哈肯定是紧急买了件同款给执行经纪用来避嫌”、“笑死,还多抽几件,这不一眼转移话题”,核心思想是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们嗑的也是真的,其他所有哪怕是正主亲口说的也是欲盖弥彰,我不听我不听我不信我不信。

属性不同的粉丝吵架即便吵得再凶也不至于因为各自的理解不同而闹上法庭,是以,占理不占理在这时候根本没有用,到头来还是看哪边人更多、哪边“战斗力更猛”。

秦凌cp粉里多以罗凌粉丝为主,其中更有周栖彤这样从早期就陪伴罗凌,同时也被不断发展的饭圈规则一路浸淫的老粉,罗凌火起来的这几年她们什么腥风血雨没见过,论起骂架和做数据,还真没有谁能在她们面前逞威风。

到头来,反而是罗凌的唯粉打出了以毒攻毒、黑吃黑的效果,在“敲醒这帮cp脑”的战役里取得了不俗成效。

时机已到,谢贞早早准备好的职业粉头纷纷下场,张口便是卖惨哭诉小作文,细数罗凌迄今为止受了多少委屈,虽然没有一句话直指秦绝,但许多地方都引导得颇为巧妙,很有一番让人误以为“这些都是我自己分析出来的一定没错”的效果。

譬如:【我真的搞不懂,《心影链接》主推的是我们男主罗凌没错吧,刚开播那会儿闹出那么大动静,当时罗凌无形中损失了多少曝光度和热度咱们冰激凌心里都没数吗?】

罗凌粉丝一寻思,那时发生了什么?是秦绝和景兴河在撕啊!原来如此,罗凌好端端的被殃及池鱼,被抢风头,我去,这也太无辜了吧!我宝好惨!

再比如:【有些cp粉真是嗑得魔怔,罗凌找同组演员老师探讨演技怎么了,你们这么一闹,给人家弄得又抗拒又烦,就差没把“离我远点”写脸上了,这让罗凌怎么做人?以后再遇到多尴尬啊!更何况人家影帝老师出道一年因为角色被拉的真人cp也不在少数,从来就没有哪一家像现在这样这么疯的,我说你们舞cp的可注意点吧】

罗凌粉丝一细品,不对啊,这么一说秦绝演什么作品有什么RpS,这不是他每次都在炒吗?什么叫“从来没有哪一家像秦凌这么疯”,这还不是因为我们罗凌比之前那些都火吗?坏了!这下真让秦绝吸血到了!我宝好惨!

另有无限溺爱的亲妈粉一看到“罗凌吃苦”这种关键词就二话不说开始疯魔:秦绝又抗拒又烦?他凭什么讨厌我宝?哪来的脸?!

竟是把秦凌cp粉的过错也算到了秦绝头上,嚷嚷着“粉丝行为正主买单”。

多方混战,轰轰烈烈的粉丝内部提纯正式拉开帷幕,到了这个时候,谁站在什么立场、谁更偏向谁,简直一目了然。

平时说着“哎呀我两个人都喜欢的啦我是端水党”的秦凌修图太太一改说辞,在V博大号怒骂:

【早就想说了,q一直一直不回应到底吊着谁呢??要不是看你条件好适合给我凌宝当1谁想追你啊?这也要那也要的恶臭爹味直男滚一边去吧!我凌宝独美!】

往日积极产出的秦凌同人文大手在私人读者群里的发言被截图挂出:

【唉,我因为《心影》认识的q老师,感觉那边真的是很不一样,其实我早就觉得冰激凌的整个生态氛围很恐怖了,现在有点想彻底爬墙成卿卿,但是在外面又不敢说,怎么办啊……】

另有本是从其他明星的坑来到秦绝这边,又在嗑cp期间逐渐积攒怨气最终爆发的粉丝如是阴阳怪气:

【你追秦绝算是遭到报应啦,嘴上给你描绘不做数据不打投粉圈和谐安乐一家人的大好蓝图,实际上是真遇到被抢戏份被恶意黑全靠粉丝兢兢业业洗完舆论最后还倒打一耙说你事多立刻切割的绿茶小哥哥一枚吖】

【那么大个人了圈内卖腐这些弯弯绕绕能一点儿不懂吗?还“不知道”,不知道你干嘛多余回复一句,要不然说真论起又要蹭又要冰清玉洁还得是我们秦绝呢!#大拇指】

【V博一点儿不营业,全靠粉丝操心怎么出圈,问起综艺采访杂志就是光棍摆烂,你再怎么强调自己是演员你也是娱乐圈里的明星,我真是笑死,难道你还能燥起来一个新的娱乐圈不成?别在那散发理想主义光辉了,跟个长不大的巨婴似的,追星就没追过这么累的】

【只能说现在的一切孽力回馈都是他应得的捏,但凡平时营业积极点多发几张好看自拍多养点梦女至于成这样吗?建个家结果养出一群管家嬷嬷,我追个星还要被干涉这干涉那,偏偏人家自己就是工作室老板,甩锅都甩不到人,我真不如追罗凌呢,正主要颜值有颜值要营业有营业,不爽了还能骂经纪人和公司】

【可不是嘛。。。自打八月份因为《谁是侦凶》入坑,这三个月我真是能受的气全受了,累死,拜拜了,秦绝这男的真心很难评,只能说祝他成功吧】

有人真心实意脱粉回踩,有人潜移默化被洗脑成功,有人浑水摸鱼暗中引导节奏,嗑上秦凌cp就像一场无形的筛选,到头来谁最适合混什么样的圈子已然有了分辨,看得清的人如“Sunshine懒意”佟光依只在屏幕前哂笑一声“果真原形毕露”,理智温和平常心的人如小镜子许敬伊和“抽抽姐”李蕴书则早已放下网络上无意义的纷争,远离戾气专注现实生活。

“我不太懂……是过得太闲了吗?固然人在学习工作疲惫的时候会忍不住寻找精神寄托,可也不能把全部的精力都扔在追星上啊。”

被各种吵架吵得头疼的沈梓琼满脸茫然,“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不知道大家哪来的怒火和怨气。”

同样想这么问的还有周栖彤,短短三天,她被来来回回的反转打得晕头转向,放到以前,这堆复杂的东西她从来都懒得看,工作已经很苦很累了,能抽出时间看看罗凌美图和视频抚慰一下心情已是万幸,谁还有闲心关注这些?

可人心里有了牵绊,再想放下就很难,周栖彤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刷的数据、好不容易买到的“秦绝的家”账号,便觉得现在要是抽身退出,岂不是之前的一切都白费功夫——这未免也太亏了,左思右想都不甘心。

她明明知道“沉没成本”这个词代表什么,却终究还是深陷其中。

“唉,这么一闹,大家的属性都好明显,俩小时里我不知道掰了多少嗑秦凌认识的亲友。呜,好痛苦。”

“终年混迹在RpS里的我已经看开了,每次都会这样的,同人女活在鄙视链最底层,双担粉挨最多的骂,哪家都来踹一脚#苦笑”

“呃啊,又有一个私聊逼着我站队的,问我到底是q粉还是0粉……有没有可能我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爱看两个帅哥贴贴从来不敢跳脸的卑微双担追星同人女啊otzzzzz”

“心疼0也心疼q,话说我真不是拉偏架啊(真的真的),主要是感觉秦凌er里还是0亲妈粉比较多,现在看她们大多都在回踩q老师感觉有点不是滋味。。。”

“其实也挺正常的(欲言又止)就是,你懂吧,一般bLcp里靠右的那个相对来说受到的怜爱都会多一点……(客观发言不带个人立场没有任何在内涵or偏护哪一位正主的意思)”

“@全体成员,这个cp群能在各种炮火里活到现在,必须得感谢群里每一位真情实感爱秦凌、心平气和不撕x的同好们。”

“现在外面实在太乱了,我这会儿说大家别看别管也不是个事,毕竟数据还是要做的,特别是外面V博广场有大量秦和凌的唯粉相互辱骂刷黑料,我提议各位妈咪能腾出手的还是开路人小号去帮忙洗一下广场,谁让咱们爱的是两只呢,两边都照看一下吧,好不好?”

“oKK!”

“嗯嗯数据群见。”

“说得对,还是干点实事吧,吵架只会给正主添麻烦。”

“嗯,是这么个道理。”周栖彤也跟着回了一句。

那些嘈杂的划阵营、摆立场、到处打靶等等她都不想管,她只发自内心地希望自己爱的罗凌和秦绝都能好好的。

有互动当然好,要是以后没了交际,各辉煌各的,遥遥并肩屹立,那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周栖彤怀着慈爱和心疼并重的心情打开刷数据的网址,浅浅叹了口气。

不多时,先前就买号一事私聊过她的卿卿又出现在小窗里。

“抱歉打扰妈咪qwq想求您帮忙,可以占用您一点时间吗?”

周栖彤对这位给她分享买号渠道的同担印象还不错,回道:【怎么啦?】

【先冒昧请问妈咪您现在的属性和成分是……?】对面小心翼翼地问。

【卿卿+冰激凌,同时给绝绝和凌凌花钱+做数据,对cp不算很狂热的佛系亲妈粉,不是单独攻妈也不是单独受妈,纯双担,账单上偏凌因为追很多年了花的也多,最近才入的秦绝坑所以花得相对少点(他这里也没有太多花钱支持的空间,你懂)】

周栖彤熟练地自报家门,顺便发了几张大批量购入罗凌商业代言和寇泽舒纺鹰系列冲锋衣的订单截图。

【好好好】过来求助的卿卿松了口气,开始说正事,【是这样的,这两天的腥风血雨妈咪也看到了,没有指责罗凌的意思,但秦老师这里一直以来都没有养成做数据的氛围和习惯,加上外面冰激凌的数量太多战斗力太强,我们现在几乎就是被压着欺负,还是挺那个的……】

【嗯嗯,确实】周栖彤深有同感。

她也是在罗凌那追星追久了,一进入“秦绝的家”觉得哪哪都不适应。刷不刷数据倒是其次,毕竟她以前也是一个只管闷头花钱的富婆佛系粉,但再怎么说,头一回瞧见正主让大家理性消费到底还是有点怪。

像最近那次直播就是如此,秦绝当着镜头讲出的“代言费已经拿到,不存在KpI,不必觉得这回销量上不去下回就没有品牌商找”等发言给补录播的周栖彤听得心惊胆战的,哎呦我的乖宝,这种话哪能大大咧咧地放在台面上说啊??得罪甲方你不要命啦!

该说不说,秦绝本人这方面的意识起不来,家里的卿卿也没有商业流量相关的危机感,的确是个很严重的事。

【而且冰激凌骂秦老师吸血也是因为罗凌热度比秦老师更高嘛,就数据上完全没法比,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问题不管不行了,明明秦老师近期风光大爆,结果相关数据始终跟不上,好像我们在对外吹的都是假币一样,总被人指着鼻子骂自家名不副实,大家心里也都挺委屈的】

周栖彤点头道:【嗯,你接着说】

【妈咪也是做数据的,应该知道V博数据的基础在哪里,就是明星的个人官方账号】见周栖彤没有表现出反感,对面的卿卿总算转入正题。

周栖彤继续点头,艺人的V博官号和闪耀星饭团、星光汇、烁星秀场、启明星咖啡屋、耀光狂欢party等打榜投票应用都是通用的,直接跟V博年度最受欢迎艺人等奖项挂钩,罗凌就是V博年度红人颁奖晚会上的常客。

虽说这些靠粉丝打投出来的人气流量奖杯跟秦绝的特级国际电影节“海明珠”影帝奖在含金量上完全没法比,但还是那句话,有总比没有强,多个奖肯定是好事。

【但秦老师的个人官号不是已经弃用了嘛……现在的营业都放到了工作室,他本来对外的营业就比较少,工作室的实名认证又跟榜单App没什么关系,我们刷数据刷得真的很不顺手,最基本的互动量都上不去,全被分流到工作室的官V了(猫猫头流泪表情包.jpg)】

周栖彤颔首:【所以你们想找我帮忙的地方在?】

对方像是早有准备,一段文字立刻跳出来:

【我们目前的打算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尽量在家里柔和宣传一下做数据的重要性,给卿卿们灌输这方面的意识,以后再有什么事也能多拉点人手,另一个是趁秦老师哪天心情好的时候集体劝他把V博个人账号的自动回复打开,就这样】

哦。周栖彤懂了,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都需要有“秦绝的家”的账号才能做,怪不得对面要找她帮忙。

【可以的,我没问题】她回复道,又问,【你具体说下第二个事儿,直接跟正主联系我有点担心】

【我明白我明白】过来求助的卿卿理解周栖彤的忧虑,【就我们私底下想了想,觉得V博账号弃用就弃用嘛,没事的,既然秦老师不喜欢外面的平台,我们也就不强迫他营业,省得给他增加负担】

【但数据是必须要做的,所以稍微迂回一下,请秦老师把自动回复开了,这样他就只用做一点小事,之后再也不用管,我们这边有了自动回复也能大幅度增加互动量】

【原来如此】周栖彤放下了心。

这位同担想得还真挺周到,弄出了一个比较折中,不过多打扰正主,同时还两全其美的法子。

按照计划,秦绝只需要抬抬手,剩下的事情自有数据女工们自行负责,这种“我家乖崽动动手指然后放心做撒手掌柜,剩下的交给我们当妈的任劳任怨”的处理方式非常符合周栖彤的思维逻辑,她立刻接受了这一提案。

【其实本来可以在提问区跟秦老师说这事的,但是他最早从V博跑出来不就是因为被夏xx的脑残粉网暴嘛#对手指,我们真的很怕影响到他,让他想起难过的事心里不舒服,妈咪估计你也听说过他看《心影》第五集“茸茸”决战都忍不住共情,呜呜秦绝真的是很柔软很感性的一个小男孩……】

【而且只有几个人提的话估计他也懒得听,更别提他本来就不喜欢大家做数据,会心疼我们,觉得我们浪费时间之类的……于是就决定还是以上面说的第一件事为主,第二件事看缘分,说不定哪天时机比较好,他看很多卿卿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V博自动回复,就随手把这点小事给解决了,以后我们该做数据做数据,也不会再去烦他,免得他不开心】

网上交谈亦有磁场一说,周栖彤能从对面卿卿情真意切的话里感受到她是发自内心地站在秦绝的角度替正主着想,为正主好,因此颇为动容地回了个抱抱的表情包:

【好细心,你们也辛苦了,我这里一切ok的,有群的话你直接拉我进群吧】

【嗯嗯!谢谢妈咪帮忙qwq!!】过来求助的卿卿得偿所愿,忙不迭把周栖彤拉进了飞讯群聊。

【这有什么好谢的,都是一家人。我双担只是多养了一个乖宝,在绝绝这边当然也是他的家里人啦】周栖彤发了个摸头.gif

【呜呜呜,和妈咪贴贴——】

自我感动会传染,这段赛博达成一致自此同仇敌忾的画面同时还在各处反复上演,庞大繁杂的音浪与根深蒂固的思维拧成一株又一株小型龙卷风,随着不停歇的旋转渐渐融入主战场,成为海上风暴潮看似不起眼却至关重要的一员。

方浪书院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都市修真之闲鱼想躺平神医:师父让我选一个女神结婚都市无敌剑仙遥望行止同桌是我妈花舞艳天下许你余生地老天荒我的网恋女友不可能是校花春落杯中妖她是我的心上星没超能力的保安也要拯救世界霍少宠妻90度C捡来的女婿好生猛[红楼]不一样的黛玉团宠妹妹又掉马了BOSS大人,抱不够异世之坏男人傲娇影后农女匪家拈花一笑不负卿溺爱之宠妻成瘾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女沦落工具人:开启灵气复苏和离后我把残疾摄政王衣服撕坏了重生之食业大亨蔺爷的小祖宗是穿来的口袋妖怪之逆袭虞见阿笼都市:我是绝世高手我孩子的妈妈是大明星刚穿越就挑战地狱难度天降七个姐姐倾国倾城Boss老公撩妻成瘾医婚难求未来手机神豪:呼吸都能赚钱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诡秘:悖论途径华娱之鎏金时代穿书八零:我成了极品家的福气包百宝图解纪机甲与男神斗罗:从震惊朱家姐妹开始权少的暖妻回档2010:从搞比特币开始直播鉴宝:大哥可真刑啊棺香墓火我靠和坤成鉴宝大师农门相公追妻忙
方浪书院搜藏榜:神医:师父让我选一个女神结婚都市无敌剑仙遥望行止同桌是我妈花舞艳天下许你余生地老天荒我的网恋女友不可能是校花春落杯中妖她是我的心上星没超能力的保安也要拯救世界霍少宠妻90度C捡来的女婿好生猛[红楼]不一样的黛玉团宠妹妹又掉马了BOSS大人,抱不够异世之坏男人傲娇影后农女匪家拈花一笑不负卿溺爱之宠妻成瘾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女沦落工具人:开启灵气复苏和离后我把残疾摄政王衣服撕坏了重生之食业大亨蔺爷的小祖宗是穿来的口袋妖怪之逆袭虞见阿笼都市:我是绝世高手我孩子的妈妈是大明星刚穿越就挑战地狱难度天降七个姐姐倾国倾城Boss老公撩妻成瘾医婚难求未来手机神豪:呼吸都能赚钱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诡秘:悖论途径华娱之鎏金时代穿书八零:我成了极品家的福气包百宝图解纪机甲与男神斗罗:从震惊朱家姐妹开始权少的暖妻回档2010:从搞比特币开始直播鉴宝:大哥可真刑啊棺香墓火我靠和坤成鉴宝大师农门相公追妻忙我的双胞胎大小姐打赏主播,10倍提现当首富
方浪书院最新小说:刑警奶爸是仙尊忆梦难遗人在都市之末路狂徒科技:从商业开始打造理想国我这三十年重生壹次重生的我不想再痴情了韩娱之崛起红雪满弓刀都市神医:穿越风云重生,咸鱼的日常小生活开着房车,去古代逃荒种田吧重生79年从破案开始四合院:我单挑易中海,众禽慌了傻徒儿,师娘好看吗?日轻:我的东京除灵日常重生八五,离婚海钓养娃赚翻了我能掌控宇宙从地球开始青云官路:从小职员到封疆大吏我在幕后,给世界带去超凡和希望复仇路上不说爱桃树林里桃花开相术人生痛骂死渣男?女神我真是舔狗我有一吨房产证不幸的黑猫灵虹世界录回国后,美女总裁倒贴我玄学大佬清醒后,六个哥哥都慌了十六灵戒中医:一句玩的花,白丝校花直接社死!做个生意人挺难港片:东星太子,醉枕香江重返1980:从换老婆开始都市极品猛男我和你的咖啡店都市:姐姐们太爱我了王者战神江南林若兰探险者联盟:校园奇遇逆流大时代1977官场:从抢救了美女上司开始神堕:序列之双神降临六道空寂噬兽神甲:让我教你做好一只怪兽人在京海,和大嫂策马奔腾重生:被追杀中,成为顶级财阀四合院:我!贾东旭他爹截胡达人重生:看到财气的我终成富圈毒瘤神豪:奖励兆兆亿我要开始装逼了我每十日解救一次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