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浪书院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这么说来,这个叫王重的是位隐士?”

老三虞山卿有些好奇的问道。

宋运辉看着手中的信,有些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根本没有做出回应。

虞山卿见状也没再打破砂锅问到底,旁边的老大跟老二也都是聪明人,看出了宋运辉神色的异常,也没再追问。

看着信纸上熟悉的字迹,看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宋运辉的思绪也随之飘远,藏在记忆深处的一幅幅画面也随之浮现。

每一幅画面中,都有一个如山般高大魁梧的身影在里头。

或是在田间地头,或是在山林深处,或是在书桌旁,或是在猪圈边上的石板上,亦或者是在小河边的石滩上。

从小宋运辉就展现出了远超同龄人聪明才智,若非受年代所限,神童之名只怕早已传遍十里八乡。

从小到大,宋运辉也从未见过似王重那般学识渊博,见多识广之人。

尤其王重对自家不但多有照顾,对宋运辉更是亦师亦友一样的存在,自打初中毕业之后,宋运辉上不了高中,所有的学识都是自己用姐姐淘汰下来的课本自学的。

除了姐姐宋运萍淘汰下来的课本,再就是王重那里连很多姐姐宋运萍处都没有的书。

王重!

宋运辉的脑中不住的冒出这个名字,冒出那如山般高大的身影,那儒雅柔和的声音,那叫人看了就觉得如沐春风般的浅笑。

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山背大队。

临近年关,天气虽然越来越冷,乡亲们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厚,有些家里条件差的,若非必要,大人小孩要么就窝在床上,挤在一个被窝里取暖,要么就烧上一炉子旺旺的柴火,一家子围在火堆旁取暖。

外头寒风呼啸,凛冽的北风拂面而来,吹在脸上就跟刀刮一样,如非必要,乡亲们基本上都窝在家里。

或是几个玩得好,聊得来的,凑在一处,围在火堆边上,烤着红薯,烧着洋芋,或是秋天存下的板栗,聊着东家长李家短的闲话。

现在是农闲时节,地里也没什么活儿,为了省点力气,免得饿,乡亲们都是能不动就不动。

这天,好不容易又出了太阳,宋运萍一大清早就赶到王重家,帮着王重把攒的药材又拿出来晒了晒,免得受潮。

等忙活完,王重把宋运萍叫进屋里。

堂屋的大门敞开着,王重让宋运萍坐在八仙桌边上,自己则进了屋。

不一会儿,王重就拿着一沓钱票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是你这个月工钱跟多年的奖金,自己收好了。”王重将钱票递给宋运萍。

钱不多,几张一块的纸币,外加一沓五毛、两毛、一毛的纸币,关键钱上头还有几张票据,宋运萍看得分明,那是油票。

这年月油可是金贵东西,南北方因地域、气候等多重原因,种植的油料作物不同,主要食用的植物油也不相同。

南方的油料作物多为油菜,北方则是花生和大豆。

但不管是油菜还是花生跟大豆,都是经济作物,在这年月,是不允许老百姓私自种植的。

但集体的产量又不高,在上交完给国家额度之后,剩下才能被榨成油,分配到每家每户手中。

因着生产积极性的低下,是以每家每户每年根本分不到多少油,平日里家里头炒菜,能用布在油壶里滚一圈,再到锅里抹上一圈已经算是奢侈了。

平时很多时候都是吃的都是稀的菜粥,最多再加个咸菜,能滴上几滴香油,也算奢侈了。

宋运萍看着手中的钱票,脸上露出难色:“王重哥,这也太多了!”

说着就准备把多出来的钱票还给王重。

宋运萍本就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姑娘,尤其是因着家里成分问题,从小到大,都是大队同龄人眼中的另类,被区别对待,虽不至于让她变得脆弱,但也让她变得更加敏感。

王重微笑着道:“你先别急着拒绝,先听我说,这段时间呢,有你跟宋叔帮忙,我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炮制好这么多药材,要是靠我一个人,不知道得忙活到什么时候去。”

“这些钱可不单单是给你的,还有宋叔的呢!宋叔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需要慢慢滋补,这些钱你拿回去,看看能不能买上几只老母鸡,给宋叔补身体。”

宋运萍看了看王重脸上的浅笑,随即迎着王重的目光,看着那双清澈透明,黑白分明,不含半点杂质的眼睛,想起家中的近况,拿着钱票的手紧了紧,贝齿轻叩薄唇,眼神虽然仍旧坚定,却没再说出拒绝的话。

“王重哥,谢谢你!”若是旁人,宋运萍绝对会把多出来的钱退回去,可王重的话······

想起上回杨书记到家里的事儿,想起上回王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宋运萍那被冻的发白的俏脸,不知何时就裹上了一层红晕。

“跟我还客气什么。”王重柔声说道:“你爸那人性子倔,有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宁愿自己难受也不肯告诉别人,你有时间的话,多观察观察,多跟他说说话,这心情好了,身体恢复的也更快。”

“嗯!”宋运萍神色凝重的点头道:“我记下了。”

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除夕夜,未时刚过,王重就忙活起来,从空间里取出早已处理妥当的肉鸡,羊肉、还有一条大鲤鱼,几斤猪肉。

将鸡切成块,煸炒过后,跟口蘑一道放入砂锅中炖煮,羊肉切成末,跟芹菜、大葱一块儿做成饺子,猪肉一半爆炒,一半做成狮子头,,最后一条鲤鱼也被王重做成了红烧。

加上饺子拢共六道菜被端上餐桌,陶土烧制而成的小火炉里炭火烧的正旺,砂锅里鲜汤翻滚,整个屋子都满是肉香。

取出一瓶没有标签的杨梅酒,正欲出门去前边叫宋运萍一家,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谁啊!”王重问道。

“王重哥,是我!”门外传来宋运萍那悦耳的声音。

王重起身走到门后,拉开门栓,便见宋运萍正捧着一个盖着芭蕉叶,还冒着热气的敞口瓷碗,正笑脸盈盈的道:“王重哥,家里炖了点肉,我妈让我给你端一碗过来。”

宋运萍一边说话一边往屋里走,准备把手里盛了满满一碗萝卜炖肉给王重放到八仙桌上,可才刚进屋,就闻到了满屋子的浓郁肉香,自然也看到了八仙桌上摆着的六道硬菜,话音也跟着越变越小。

“谢谢!”王重微笑着从宋运萍手中接过炖肉,说道:“我也刚做好饭,正打算去你家呢!”

“对了,你家饭也是刚做好吧?”

宋运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王重道:“现在正好,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要是不嫌弃,陪我一块儿吃点?”

王重知道宋父宋母还有宋运萍的性子,是以一早就计划好了,等两家都做好了饭菜,再去请他们一块儿到自己家里来吃,到时候把他们家的饭菜都端过来,宋父宋母自然就不好再拒绝。

“咕噜····咕噜····”

王重话还没说完,宋运萍就被浓郁的香味刺激的咽了咽口水。

并非是宋运萍的定力不够,实在是这年月吃的太差,油水严重不足,就是大年三十,宋运萍家里也不过是一道萝卜炖肉,肉还少的可怜,大部分都是萝卜,主食也终于不再是稀粥,而是蒸的香甜软糯的干饭。

对于宋运萍来说,这样一顿饭已经是极为丰盛的了,可看到王重的餐桌之后,宋运萍才知道什么叫做坐井观天。

还没等宋运萍说什么,王重就把她推着到八仙桌旁坐下,还撂下一句:“你先坐着,我去叫宋叔宋婶!”

话音刚落人已经出了门,等宋运萍反应过来,王重已经走远了。

看着桌上丰盛的佳肴,闻着那扑鼻而来的香味,宋运萍的又不争气的咽了几口口水,可宋运萍还是强忍着诱惑,起身走到门口,往自家而去,可还没等她走到自己家门口,就看见王重领着自己爸妈两口子从家里出来了,手上还端着个大瓮,宋运萍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刚才母亲装萝卜炖肉的瓮。

母亲手里头同样抱着一个陶瓮,里头装着热气腾腾的白米饭,还有一些焦黄的锅巴盖在上头。

“爸!妈!”宋运萍忙迎上去,从母亲手中接过陶瓮。

宋母对宋运萍解释道:“你弟弟也不在,王大夫也是一个人,正好咱们两家一起吃个年夜饭,热闹热闹。”

宋运萍想起刚才在王重家里看到的那幕,正欲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直到宋父宋母进了王重家,闻到满屋子的肉香味,看到桌上摆着的六道热气腾腾的大菜,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震惊之色。

宋母拽了拽宋运萍的衣袖:“你怎么不早说。”

宋运萍一脸无奈的道:“妈,你让我怎么说?”

没等母女俩多说什么,王重就热情的招呼三人入座了:“来来来,宋叔,您坐着!宋婶您坐这边!”

“小萍,你去柜子里拿一下碗筷!”

宋运萍跟着王重打了几个月的工,平时也没少帮着王重做家务,对于王重家里的布局,不说比王重还熟悉,但也绝不陌生。

碗筷上桌,王重取了两个杯子,把杨梅酒打开了,正欲给宋父倒上,旁边的宋母就忍不住道:“小萍她爸身体还没好,能喝酒吗?”

王重笑着道:“宋婶,你就放心吧,这是杨梅酒,以宋叔现在的身体状况,喝一点对他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宋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但还是不忘嘱咐宋父一句:“少喝点!”

“小重啊,你这日子是不打算过了?”在外人跟前,宋父一直谨小慎微,生怕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儿,被人抓住小辫子,连累家人,也只有在被其视为忘年交的王重跟前,才没那么绷着,稍微轻松自在些。

王重笑着道:“宋叔,我这都辛苦一年了,大过年的,总得吃顿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吧!”

“再说了,今儿这顿饭,又不单单只我一个人吃,我可是早就打算好了,要请你跟我宋婶,还有小萍一块儿吃这顿年夜饭的。”

“就是有点可惜,小辉留在省城没回来。”

“这也太丰盛了。”饭菜虽然好,可宋父瞧着却心疼,宋母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王重道:“一年到头也就这么一回,我平时可不敢这么吃。”

“再说了,今儿个我不是有求于您跟我宋婶吗!”

宋父看着王重,摇了摇头,端起酒碗,王重也把酒碗端了起来。

“宋叔,宋婶,小萍,新年快乐!”王重率先开口。

三人闻言,也跟着道:“新年快乐!”

一碗酒下肚,王重忙招呼着三人动筷,只是面对着这么丰盛的菜,父女三人多少有些拘谨,不敢动筷。

“宋婶,小萍,别客气啊,这菜要是凉了,味道就没那么好了,赶紧趁热吃啊!就当是在自己家,千万别跟我客气!”

见母女二人只对着从她们家里端来的那碗萝卜炖肉下手,王重索性起身亲自动手,拿起汤勺,亲自帮二人一人舀了一个红烧狮子头,夹了几个饺子。

菜刚入口,父女三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小重,这菜是你自己做的?”宋父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王重。

王重却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宋叔,是这菜不合口吗?”

宋父却道:“不是不合口,是太好吃了,我这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宋母跟宋运萍也跟着点头。

虽然做了好几年的邻居,可宋父宋母还真没尝过王重做的饭菜,毕竟这年月各家各户自己都不够吃,宋家一家子又怎么好意思再去吃王重这些个知青们的饭菜。

如此佳肴美味在前,父女三人再也拾不起刚才的矜持,纷纷大快朵颐起来。

好在父女三人还知道这是在王重家,还注意着形象,可速度明显快了不少,也少了几分最开始的拘谨。

方浪书院推荐阅读:携千亿物资空间重生,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斗罗之开局一只鸟玄幻:我率地府镇世间!穿越综玄,从绑定陈北玄模板开始无敌升级逆天废材:鬼医大小姐抗战英雄谱太古凌霄诀我的命运改变器儒道:我是三界圣人!镇压诸天系统我是神国大尊全职法师:煞渊起手以示尊敬病娇美人不当白月光请个律师打官司异能诡妃:邪尊,好火爆永生轮回系统护体:渡怨女大王阴阳碎天诀奇异传她靠生崽火遍全星际九星轮回诀诸天:无限兑换从斗罗开始女装大佬的家教日记从洪荒逃走当幕后黑手微醺迷恋虚灵神位神木图腾:重生沙漠树地狱法典玄幻:我能查看人生剧本校园捉妖师我喜欢欺负我的青梅竹马我在异世界当写手你捅谁不好,捅这挂逼家族不朽魔心重生后嫁给了敌国太子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无限强化我不可能是精神病开局从大树开始进化木叶之忍者人生关于魔王这件事牵起你温暖的手终于,我们变成彼此最讨厌的人天价恋人,总裁过时不候九世问心契约试神之路向恋爱系统发起反击鬼王嗜宠逆天狂妃我在万界送快递重修之无极战神
方浪书院搜藏榜:携千亿物资空间重生,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斗罗之开局一只鸟玄幻:我率地府镇世间!穿越综玄,从绑定陈北玄模板开始无敌升级逆天废材:鬼医大小姐抗战英雄谱太古凌霄诀我的命运改变器儒道:我是三界圣人!镇压诸天系统我是神国大尊全职法师:煞渊起手以示尊敬病娇美人不当白月光请个律师打官司异能诡妃:邪尊,好火爆永生轮回系统护体:渡怨女大王阴阳碎天诀奇异传她靠生崽火遍全星际九星轮回诀诸天:无限兑换从斗罗开始女装大佬的家教日记从洪荒逃走当幕后黑手微醺迷恋虚灵神位神木图腾:重生沙漠树地狱法典玄幻:我能查看人生剧本校园捉妖师我喜欢欺负我的青梅竹马我在异世界当写手你捅谁不好,捅这挂逼家族不朽魔心重生后嫁给了敌国太子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无限强化我不可能是精神病开局从大树开始进化木叶之忍者人生关于魔王这件事牵起你温暖的手终于,我们变成彼此最讨厌的人天价恋人,总裁过时不候九世问心契约试神之路向恋爱系统发起反击鬼王嗜宠逆天狂妃我在万界送快递重修之无极战神
方浪书院最新小说:枪狙诸神玄幻:投放万界,草鸡变凤凰!我是神赵云,开局捡到戏志才后代大佬姐姐们倒贴主角?我被迫无敌大家都是邪魔,怎么你浑身圣光?开局签到渡劫境修为!重生曼哈顿1978半坡残神天渊天珠坠缘心灭这个在钓鱼的农夫厨艺满级999种神级身份,花式吊打主角十天尊太荒吞灵诀十一劫人偶们的舞台剧伐桂第九宇宙年头顶绿色领主:我有技能天赋树欢乐界天师下山,红白席上她站岗绝色仙途奥特天使:龙舞雄兵连的新国度未知的终点大秦皇子,开局召唤曹正淳甜蜜!他们4噬神塔我有一颗大帝妖丹咫心梦诸天:从红楼开始修行人皇传承之金篆玉函封神:重生敖丙!逆天改命逆天神骨战少,太太又逃婚了让你当将军赴死,你干上了大帝这个反派有点良心,但是不多!九叔:抽中鬼血的我愈加变态不从圣疯狂传功秒升仙帝,宗主人设崩了求求了,快回家练琴吧这个魔头不对劲悟性逆天,我在诸天薅羊毛帝霸这是我的原始部落异世界魔兽育种指南修真大典帝剑天玄诀御兽从零分开始